脚踩两条船

© 利利莎白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压切婶]偏心 -1-

*压切婶/轻微一期婶

*本丸背景,私设如山

*婶婶有名字,婶婶不是好人

*复健作品,欧欧西的没边了!!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别吃了吐还骂我!!!!!我脑子不是很清醒写出这种东西我也很绝望啊





偏心大概是每位主君的通病。

朝香这样想,她是应当愧疚的。一期一振是本丸的元老,在她上任之初就来到了她身边,尽心辅佐,守礼仪知进退,堪称藤四郎家族的表率。明明是那样一把华丽的太刀,性格却温柔如水,出阵时杀敌的英姿又让人挪不开眼球。他支撑着她度过了本丸初建最艰难的一段时光。那时朝香这样想,一期一振之于她、之于这个本丸,都是不可替代的。那时她常常盯着他伏案的样子出神,水色头发的付丧神把报告拟好,然后交给她完善并签名落款。

“一期一振有什么愿望吗?”她记得她曾经这么问他。

“愿望?”一期一振微微一笑,眼里波澜不兴,“大概是让藤四郎一家尽快团聚吧。”

“哦。”审神者年轻稚嫩的脸庞飞快划过一丝失落,然而这点失落很快就了无踪影了,一期一振看着审神者飞快换上笑盈盈的面具,一边笑着一边向他说再见。二尺袖和行灯袴在春日暖融融的微风中翻出优雅却俏皮的弧度,他眸色略暗,抬头望向那棵合抱的古木。他的回答,恪守着主从的本分,是最适合他这把一向善于掩藏自己的刀的措辞。年轻的女孩子,犹如春日的花,开得娇美艳丽,但往往脆弱。他想起自己曾在太阁身边的日子,这样的女子不知见了多少,现在唯一的区别就是,她是他的主人。这样的关系,却比那些虚无缥缈一击即碎的人类脆弱的恋慕之情要坚韧多了。

“一期哥真是不解风情呀!”乱不知从哪里听说了审神者问他“愿望”的事情,像女孩子一样甜美妍丽的脸庞上全是深切的惋惜,“这种时候,一期哥应该向大将表白自己的心意呀——”

“乱,”一直微笑着的兄长难得冷下脸,打断了弟弟的胡言乱语,“不可对主君无礼。”

乱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躲在障子之后,从快合上的门缝里向他做了个鬼脸。

一期一振喜欢审神者吗?当然喜欢,这位年轻的主君,以自己的灵力赋予刀剑人类的身躯,他们的感情、心绪,自然通通牵挂在她身上。但是感情止于此便罢了,如果逾越一步,都会导致他不能掌控的结果。

他只需要尽心尽力地辅佐她,使她成为一个优秀的审神者,而她也会成为她最信任、最得力的助手。至于对主君的那点冒犯和肖想,就应当被深深掩藏在他的心底,如同大阪城火光中余留下的灰烬,教人辨认不出原本的样貌。

***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煤灰色头发的付丧神单手握住金霰鮫青漆打刀拵,身上似乎还带着方才淬火的凌厉气息。本来他是要从冶炼所去往主君所在的职务室行初次拜见之礼,却看到一抹红白的身影踩着极快的步子朝这边跑过来,却在靠近的时候硬生生换成了小碎步,在离他二尺的地方停住。少女的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喜,她因为刚才的奔跑,脸上泛着红润的朝气,她弯着眼睛围着他转了一圈,压切长谷部直挺挺站在那里任她观赏,在主命下达之前,他维持着他严肃的姿态,站得笔直。

“从今天起,你就来担任我的近侍吧!”

“谨遵主命。”他弯腰行礼,大大方方地接受了这个主人如此外露的信任和喜爱。审神者丢下这个重磅炸弹就一边笑着一边离开,嘴里还说着等会儿一定会让逛忠做最丰盛的大餐来欢迎长谷部君的到来。

“那么,”一期一振勉强维持着即将崩裂的优雅得体的表情,抬手朝他示意,“请跟我来,新人君。”

***

要成为主君喜爱的下属,所遵循的一条准则便是不去质疑主君的任何决定。

一期一振可以猜出为何主君会对压切长谷部的到来如此欣喜,她不过是个年轻的、善变的思春期少女,她想要一个宠着她、纵容她的下属,她没有从一期一振这里得到的这些,因此她要从长谷部身上寻求。如果他愿意,宠着她、纵容她,在她暗示的时候顺着她的意思表白自己的心情,她还会不会这样,当着本丸的刀剑,不顾他的颜面下达更换近侍的命令,取代他的还是一把刚刚出了锻造炉,连本丸的泥土地都没有踏上过的刀。一期一振感到屈辱,这样的感觉自从他烧身重锻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他毫不怀疑审神者明知这件事有多么挫伤他的骄傲,但她事前没有商量,事后更没有任何慰问,绝情绝义冷心冷肺,实在是让他小看了她。

得不到的,那便毫不犹豫地丢弃掉。他的主君,即便是没有他的教导,也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成功的审神者呢。

即便是一向敬仰大将的藤四郎们,这次也觉得主君做的太过了。他们温柔可靠尽心尽力的兄长,这些日子辅佐主君的情分,便是主君再偏爱长谷部,也不该让他在这么多刀剑面前失了颜面。

只是这件事,长谷部不问,一期一振不说,底下这些刀更不会多嘴了。只是那些可爱的短刀,昔日嬉笑打闹全然不避着他们主君,如今倒是收敛了不少。

长谷部虽是主命必达,但也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审神者拿他作了伤害一期一振的利刃。她自然是得偿所愿,那位谦和有礼的藤四郎的兄长哪怕是心里淬了血,嘴里也不会对主君有半句抱怨。只是想要成为主人最偏爱的那把刀的心情,想要霸占主人目光的愿望,愈来愈强烈。他的心里毫无愧疚,他的目光一片坦诚,他就是将一期一振,那把骄傲的、荣耀的、有着吉光之名的刀当了他的垫脚石。那又如何?主命便是他的全部,他的恭敬、卑微、不掩饰的爱慕,毫无保留完完全全呈给他的主上。正如他初见时所说的,“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都——”,他就是那样一心一意、虔诚恭敬,用这副主人赋予的肉身,完完全全奉献回去。

“长谷部哟。”少女从身后抱住他,他提着笔的手一顿,微微撇过头,目光落在她乌黑发亮的长发上:“主?”

“没事,你继续写,我就是……就是想抱抱你。”审神者的声音低了下去,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腰,手掌贴在他的胸膛。

“主,”长谷部鬼使神差地握住她的手,主君的手小巧粉嫩,贴着他的胸膛,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更加有力,常年握刀的手覆在上面,薄薄的一层白手套挡不住他掌心的热气,他迟疑着,想把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她却先动了一步——他以为是自己逾越的举止惹恼了她,僵住了身体,可她只是重新把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手指婉转缠上他的。

“长谷部君,”她的声音俏皮又温柔,“报告写完了吗?”

“还……还没。”一向不善言辞的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那就快点写呀,写完之后,我们来做一些开心的事吧?”




可能会有后续,可能没有,看我脑子还行不行

评论 ( 2 )
热度 ( 22 )